如何從現有法律體系出發對數字資產進行多維度法律保護

2018-01-30 15:11:55  来源:巴比特資訊网 作者:HB.top


一、區塊鏈技術應用發展逐步深入

 


人們在對比特幣多年穩定運行的考察中發現其底層去中心化、分布式賬本的區塊鏈技術以後,區塊鏈尤其是公有鏈的應用研究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也遇到壹些挑戰,如以太坊作為以運行智能合約為宗旨的公有鏈平臺,在有類似於加密養貓遊戲等頻率較高的應用時,造成了擁堵和性能的急劇下降。為了提升區塊鏈的性能,各類輔助型的技術如側鏈技術、閃電網絡、狀態通道等技術不斷的被應用出來,這些從壹定程度上緩解了公有鏈的性能壓力和擴展性;也有人提出了新壹代的公有區塊鏈的架構體系和發展方向,不再是以單壹鏈而是形成壹個鏈網矩陣式模型,是由公共服務鏈,各類業務鏈串聯性形成的鏈網。


我們有理由相應,隨著這些區塊鏈技術與應用的不斷發展,數字資產的創設與交易必將越來越多,與現實中實物資產的映射與聯系也會越來越緊密,數字資產的法律保護問題已經在路上。


 


二、我國現有法律體系對數字資產保護持相對開放態度
 


目前來看,世界各國對於數字資產的針對性立法都還比較謹慎。在中國,與數字資產保護相關的被引用最多的條文是《民法總則》第壹百二十七條,“法律對數據、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我們不妨來看看全國人大法工委編寫的《<民法總則>釋義》是如何理解這壹規範的,
 
立法過程中,對於民法總則是否規定和如何規定數據和網絡虛擬財產,存在較大爭議。有的意見認為,數據和網絡虛擬財產是民事權利的客體之壹。但數據和網絡虛擬財產是新興事務,其概念範疇、保護範圍、權利屬性、權利和義務的內容等都較為復雜,理論和實踐中對這些問題存在較大爭議,其他國家和地區對數據和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也仍然處於探索階段。民法總則未針對民事權利的客體作專門規定,可以將數據和網絡虛擬財產納入現有的各種民事權利中予以保護。有的意見認為,為了適應信息社會和互聯網快速發展的新情況,體現民法總則的時代性,民法總則有必要對數據和網絡虛擬財產等新型民事權利客體作出規定。這有助於解決實踐糾紛,對於社會互聯網未來發展提供保障支持。但鑒於數據和網絡虛擬財產的復雜性,限於民法總則的篇章結構,如何界定數據和網絡虛擬財產,如何具體規定數據和網絡虛擬財產的權利屬性和權利內容,應由專門法律加以規定。
 
因此我們可以認為,法律對數據和網絡虛擬財產並非壹概不承認其財產屬性,只是壹則壹般而言可依據現有的各種民事權利中予以保護,二則由於其本身技術發展和立法規範等在原因對於數據信息和虛擬財產保護的很多具體問題並未取得相對壹致的看法,因此沒有目前也無法進行非常明確的規定,只是相對原則性地作了如上規定。
 
 


三、應樹立數字資產多維度保護理念
 


無庸諱言,區塊鏈與數字貨幣技術應用本身尚未完全成熟與穩定,但並不能因此而影響對其財產屬性的承認與保護。我們應從現有的法律體系出發,再結合立法技術逐步提高,樹立數字資產的多維多角度保護理念,以切實維護民事主體的合法權益,促進區塊鏈技術乃至整個經濟體系的轉型發展。


目前對於數字資產或數字貨幣,現有立法、司法體系已經有了壹定的實踐。壹是認為數字資產是虛擬商品,2013年的央行等五部委發布《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中認為,比特幣是壹種虛擬商品。而在武宏恩盜竊罪壹案中【(2016)浙10刑終1043號】,法院認為:比特幣不僅是壹種特定的虛擬商品,也代表著被害人在現實生活中實際享有的財產,應當受刑法保護;二是認為數字資產是存儲數據,在金湖縣人民法院審理的陳某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壹案中【(2015)金刑初字第00090號】,被告人通過破解秘密獲取到被害人賬號內的比特幣,法院認為:被告人侵入他人計算機信息系統,獲取該計算機系統中存儲的數據,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從這些相關文件和規定中可以看出,數字資產的財產屬性已經得到認可,並且以不同形式進行保護。


隨著與數字資產相關的實踐越來越多,立法與司法實踐也必將面越來越多的數字資產保護問題法律判斷。在不同的法律關系中,特定物、特定權利甚至其他形式的法律保護理念也很可能會出現。


因此從《民法總則》及相關法律原則出發,在承認民事主體的基本民事權益應給予認可和保護的原則下,在目前立法技術和區塊鏈數字資產應用發展還尚未完全成熟的條件下,我們應積極從現有的法律體系、原則、理念和具體規定出發,以虛擬商品、數據信息、特定物、特定權利等不同的形式來對數字資產進行多維度法律保護。